首页
到顶部
到尾部
网站公告

国家专利复审委一年被告200多次

时间:2015-8-21 14:50:01  作者:  来源:  查看:1887  评论:0
内容摘要:国家专利复审委一年被告200多次 作者:本报记者 罗昌平 (新闻周报12月23日报道)一个副部级国家行政机关,一年200多次被推上法院的被告席,这让人听起来会十分费解甚至不可思议。但是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目前就处在这样一种尴尬的境地之中。现在,如何解决...

国家专利复审委一年被告200多次

(新闻周报12月23日报道)一个副部级国家行政机关,一年200多次被推上法院的被告席,这让人听起来会十分费解甚至不可思议。但是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目前就处在这样一种尴尬的境地之中。现在,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已经成为法律界广泛争论的一个焦点。

 

 

  “在2002年,仅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专利复审委员会作为被告的案件,就达161起之多。今年1月至8月共有164件,初步估计全年将远远超过200起。”12月11日,北京市一中院知识产权庭庭长马来客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一个副部级国家行政机关,一年有200多次被推上法院的被告席,这多少让人感觉不正常。“我国能够从事专利复审工作的专业人才本来就十分稀缺,现在,全复审委的复审员不得不全部动员,隔三差五轮流走上被告席去应对无休止的法律诉讼。”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一位负责人如此表达自己的无奈。

  记者注意到的一个细节是,仅有不到百名工作人员的专利复审委,不得不设立由17人组成的“应诉处”,专门出庭当被告。

 

 

专利复审委的一次败仗

 

 

  官司如此之多,而且总是当被告,但专利复审委基本稳操胜券,其胜诉率高达80%以上。当然也有例外,南京亿成达汽贸公司(以下简称“亿成达公司”)就成功告倒了专利复审委。

  “到北京法院去告国家专利领域的最高权威,我们没想到会赢!”回忆起那场官司,亿成达公司代理律师谢政如此评价。

  事情得从头说起。2001年初,成立不久的亿成达公司被同行南京东科汽车贸易公司(以下简称“东科公司”)告上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理由是亿成达公司生产的一款工程车的外观设计侵犯了东科公司的专利权,东科公司据此要求对方赔偿20万元,并停止继续侵权。

  “如果原告的要求获得法院的支持,那我们公司就全完了。”亿成达公司一位负责人说。为此,该公司委托南京振泽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谢政全权代理这个案子。

  谢政并没有直接与原告方在法庭上交锋,而是向南京市中院提出申请,要求中止该案审理,先由亿成达公司向国家专利复审委提出该专利无效。

  在获得了南京市中院的批准后,亿成达代理律师马上向专利复审委提出申请要求:亿成达公司在东科之前就已销售这类争议车型,根据《专利法》相关规定,东科公司所持有的外观设计专利不具有新颖性、独特性,理应无效。

  但专利复审委以“亿成达公司没有提交充分的证据支持其主张”为由,于2001年6月19日做出决定:维持本案专利权有效。

  这一“致命的决定”再次将亿成达公司推向了绝境:如果在接到决定书的3个月内不起诉至法院,那么南京市中院极有可能做出导致亿成达公司破产的判决。没有退路的亿成达公司一举将专利复审委推上了北京市一中院的被告席,同时将东科公司列为第三人也告上了该院,请求法院撤销专利复审委于去年6月19日做出的裁定。

  今年6月17日,北京市一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据谢政事后介绍,在北京市一中院休庭时,专利复审委的代理人热情地为他们“上课”:你们起诉时应该这么做,不应该那样做,这样你们可能会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据悉,被告还和主审法官们拉家常,这一幕幕几乎让谢政等原告方代理律师丧失了获胜的信心。但出乎意料的是,谢不久收到北京市一中院的判决书,结果竟是撤销专利复审委做出的裁定,同时要求复审委对“亿成达”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重新做出裁定。

 

 

《专利法》配套措施不完善

 

 

  此案的争议之处在车型。谢政律师在调查中发现,这一车型其实早就被国内多家工程车生产厂家所采用,不具备专利“新颖性”的特点。

  谢政为此出具的证据包括:江苏中意汽车科技公司早在“东科”之前,就已取得近似车型的专利权;国内多家工程车厂家诸如南京跃进汽车集团早已生产、销售这类车型。

  在该案的庭审中,原告律师认为,复审委做出的决定中,遗漏了他们提出的“本案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9条”这一重要理由,同时对证据的认定也有错误。

  据清华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崔国斌博士介绍,《专利法》涉及的专利包括3种类型,即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外观设计专利。此案中的“车型”属后者,也就是“外观设计专利”。

  “对专利复审委来说,2001年是个分水岭,因为这一年新修订的《专利法》实施后,告专利复审委的案件就开始大量增加。”马来客庭长说。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为了履行对世贸组织的承诺,在2001年对《专利法》进行了修改,规定专利复审委对专利授权所做出的决定不再是终局裁定,要给专利权人提供司法审查和司法救助的机会。

  此前,专利复审委对涉及发明专利是否有效所做决定当事人可以向法院起诉,所以法院受理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发明专利不服专利复审委决定的起诉案件,但是《专利法》修改后规定,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当事人都可以起诉。

  另一个关键原因是,我国《专利法》修改后,宣布专利无效的案件还在延续过去的法律规定由专利复审委复审,当事人对复审决定不服的到法院起诉。由于配套法规未做修改,法院对专利复审委为被告的案件,也还是放在行政诉讼的范围内审理。

  这些实际成了专利复审委频频被告的最直接原因。来自北京市一中院的统计数据证实了这一变化——2001年,仅北京市一中院受理的告专利复审委的案件就达160多件。今年前8个月就刷新了这一记录,达到164件,预计全年将超过200件。

  “事实上,2001年以前的10年时间里,我们一中院受理的有关专利纠纷的案件也不过100件左右,但是去年一年就大大超过了前10年的总和。现在有不少人也在问,专利复审委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天天当被告。”北京市一中院一位法律界人士如此告诉记者。

 

 

体制症结与历史原因

 

 

  据介绍,专利复审委的职能主要有两项:一是专利申请人到专利局去申请专利,如果专利局没有批,专利人可以向专利复审委提出复审请求;二是对已经授权的专利,其他人认为不该授权的,也可以向专利复审委提出宣告专利权无效的请求。

  在专利复审委被告的案例中,第二类案件占到90%。

  马来客庭长认为,其中后者从案件性质上分析是一类纯粹的民事案件,但是按照我国目前的法律规定,所有的专利案件都要按照行政程序审理。所以说起诉到法院的案件中,90%的案件都是由专利复审委替专利纠纷的当事人当的被告。

  “国家专利复审委成为被告大户,带来了一些法律难题。”马来客从实际工作中总结说。按照行政诉讼法和有关行政诉讼的司法解释规定,被告有取证责任。如果被告在收到起诉状10天之内不提交答辩状和证据,法院就要直接判决被告败诉。被告提供的证据不够充分,也会败诉。

  “以南京亿成达公司一案为例,法院宣布专利复审委败诉,败诉的后果与专利复审委并没有直接关系,不会对该机构的过错起到警示作用。倒是不利的影响反而给了东科公司。”马来客庭长认为,这是合法性审查,却不是合理性审查。事实上,类似的问题在该类案件审理中还有很多。

  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郑思成主任也认为,目前审理的有关知识产权案件基本上是放在民事第三庭,也就是知识产权庭审理。可案件的性质有时会变,当涉及到假冒别人的专利或商标、版权侵权达到一定数额时,就成了刑事案了,案件就要由刑庭法官接手。

  此外,大多数专利、商标侵权案都会提出专利权、商标权是否有效的问题,这就牵涉到授予权限的行政机关,如果当事人对行政机关做出的决定不服并诉之法院,那么案件就要在知识产权庭中断转到行政审判庭审理,这就意味着新接手的法庭必须重新对案件熟悉一遍,重复劳动由此派生。但事实上,专利复审委的职能与行政职能还有着明显的区别。

  与专利问题一样,涉及商标的纠纷也令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复审委陷入尴尬。而造成这一尴尬现状,还有着历史原因。

  “从理论上讲,专利、商标经行政审批授权后,接下来出现的事情都应交由法院来管,比如有人诉商标权、专利权无效,或者一方诉另一方侵权以及另一方反诉等。”清华大学崔国斌博士解释说。

  但事实并非如此,《专利法》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颁布的,当时面临一个大的问题就是专利人才的严重缺乏。按照马来客庭长的说法,“专利是一门很特殊的学科,如果涉及这方面的纠纷,光搞技术不行,光懂法律也不行。”

  显然,当时的法院系统一时还承担不了这一重任。在这一背景下,专利这边就搞了个专利复审委员会,商标那边也搞了个商标评审委员会,负责审理当事人提出的商标权或专利权无效的诉讼请求。

  自1993年北京市法院系统率先成立知识产权审判庭后,我国大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也相继成立了知识产权庭,法官们日趋丰富的审判经验已完全可以胜任相关的任务。马庭长透露,有关部门以及法律界人士曾设想过,商标评审、专利复审这些工作到了该归位于法院的时候了。

  不过,怎样一个归法,业界对此争议很大。

 

 

解决之道

 

 

  无疑,发达国家的一些做法可以提供可资借鉴的经验。

  据马庭长介绍,美国、日本等国家的法律规定,宣布专利无效的案件当事人并不向行政机关提出申请,而是直接向法院起诉;德国却是一个另类,因为该国专门为此成立了专利法院,宣布专利无效的案件专门由专利法院审理。

  基于此,目前已经了解到国家专利复审委面临窘境的知识产权专家们纷纷提议:设立我国的知识产权专门法院,模仿发达国家的模式解决这一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主任郑成思教授就是这一观点的提议者之一。

  “无论是专利的、商标的、版权的,还是商业秘密的,把所有的知识产权案件交由专门的法院或称之为专利法院来审理,这应该成为一个趋势。”郑成思教授认为,这样做至少有两个好处,一是节省人力、物力资源;二是避免同一法院的不同法庭就同一案件做出相互矛盾的裁定与判决。

  “我呼吁设立专利法院,旨在追求审判的一致性,如果一时做不到这一点,至少应保证在同一法庭审理知识产权案件,而不要中途交由其他法庭审理。”郑成思说。

  不过,马来客庭长认为,设立专利法院涉及到一个立法问题,比如《专利法》、《人民法院组织法》等法律法规的修改,这样难度较大,不为司法机构的部分人士支持;另一方面,目前法院系统正准备取消海事法院、森林法院等,设立专利法院显然不符合这一趋势。

  基于此,马庭长个人更趋向于美国、日本的做法,即将此类案件作为普通民事诉讼处理。那样,复审委的裁定结果就类似于“准一审”了。

电话:010-83126800    传 真:010-83126803     
地址:北京西城区报国寺1号    联系人:陈书祥     
网 址:http://www.zgswcn.com/        邮箱:zgsbshangbiao@126.com